今天不会这么容易输给我竟然说一个为国家出生

发布时间:2018-06-10 11:32:58   编辑:588彩票-588彩票官网浏览人次:84

 小九岁数不大,脾气可挺暴躁,听完三江说这话之后,张嘴骂道:“你当小爷怕你呢?今天我就废了你。”
 
    还没等他上去,左青却已经向前两步后说道:“左青,请指教。”
 
    小九当时就怒了,骂道:“左青,你什么意思?”
 
    我连忙拽住燕九的胳膊,轻轻摇了摇头,莫说是对方,就算是我也不清楚左青的底细,或许能够出其不意,而此时场内已经交上手了。
 
    我知道左青是省城派来保护骆雨寒的高手,所以肯定不弱,但三江看样子一副吃定我的样子,那五短身材额家伙应该很强。两个人交锋必然有一番龙争虎斗。
 
    就算如此,两个人动起手来,还是让我大吃一惊。三江这个手下很强,手,脚,膝盖,近乎身体每一个部位都能够成为强悍的武器,只要砸在对方身上,立即发出砰砰的声音,那感觉简直如同用铁棒相仿。可是,他对上左青的时候,却没有任何的便宜,面对这个家伙穷凶极恶的攻击,左青不慌不忙,双臂,双腿连环的踢了出去,正好将对方的攻击挡住。
 
    我虽然和老鬼学习了不少的招数,可看到两个人交手之后,我才清楚和真正的强者差了多少,我虽然有一些手法套路,但路子太粗糙了,对付小地痞还绰绰有余,但这两个人明显是真正见过血,杀过人的高手,还差了很多。
 
    哪怕是小九,也不由自主的被吸引过去,他虽然嘴上不服,但也明白。他上去用不了几分钟就得被打趴下。可骤然之间,场上的又起了变化,左青不知道什么时候踢出一腿,正好砸在对手的胸口,直接将对手踢出去两三米远。
 
    左青瞬间倒退了半米,抬手道:“承让了。”
 
    那人脸色一红,本不想动手。可在众人身后的三江却骂道:“你们陈全保安公司不是牛逼吗?怎么碰到这个家伙就不行了,还不给我上。”
 
    那人脸色一红,眼中露出了让人窒息的杀机,骤然冲了过去,更让人没想到的是,当他接近左青的时候,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掏出了一把短刀,在空中划出了一条笔直的道路,骤然间刺向了左青的咽喉。
 
    左青突然觉得眼前一花,眼睛一阵仿若被什么晃了一下,整个人骤然向后退去,可稍微慢了点,前胸的领子被匕首划开了一条道子。他的脸色随即阴沉下来:“你也是当兵下来的,竟然下这种杀手,真将我们当兵的脸丢尽了。”
 
    那人脸色一红,将匕首横了过来,沙哑的说道:“各为其主,你别废话了!”
 
    左青要了摇头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也别怪我了!”
 
    那人哼了一声,再度的冲了过来。可谁都没想到的是,左青在下个瞬间,突然一弯腰,让过这个家伙。顺手抄起了一把椅子,狠狠的砸在了那人的身上。
 
    那人闷哼一声,刚想站起来,左青一脚正踹在他心窝上,这脚可够狠的了,将这个家伙踢得倒退了三四米之后,张嘴就吐出口鲜血了。
 
    可不得不承认,这个家伙也算是很坚强,紧咬牙关的站起来,握紧匕首说道:“再来!”
 
    左青轻轻的摇了摇头,回到我的身边站着,冰冷的盯着那个小子:“你不要轻举妄动还好点,如果再动手,你的心脏负荷增大,将会造成旧伤复发,那就麻烦了。”(((
 
    那五短身材的人,紧咬牙关扫了眼左青,可最终依然冲了过来。然而在他距离我还有五米左右距离的时候,左青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把五四手枪,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对方,冰冷的说道:“你真想死!”
 
    那把枪是我从孙四手中抢来的,为了避免麻烦,我就放在了左青的手中,可万万想不到左青竟然在这个时候拿出枪来,与他的性格很不相符。
 
    五短身材的人生生的停在那里,脸色苍白的说道:“你用枪对着我?”
 
    左青冷冷的说道:“你应该知道,我们的枪口从来都不会对准自己的同胞,我这么做,是将你当成了我的敌人。”
 
    五短身材的男人,脸色越发的阴沉,最终低声说道:“我叫李明,今天死在你手里我认!”
 
    就在李明要扑上来的时候,远处的三江突然大声说道:“李明,你在做什么?”
 
    李明回过头,用冰冷的语气说道:“很简单,做我应该做的事情。”
 
    “你们全是精神病!”三江叨咕了一声,挥挥手后说道,“今天只是切磋而已,你们不分胜负,等到真正交手的时候,你这个废物死了我也不管。”
 
    李明点了点头,可没人想到的是左青手中的枪突然对准了三江:“信不信我现在就打死你!”
 
    什么?
 
    三江不由自主露出了恐惧的神色,沙哑的说道:“你干什么?难道真要在这里得罪霍爷吗?”
 
    霍风脸色也阴沉似水,看不出什么表情。
 
    左青冷哼一声:“李明如果不是在战场上受了伤,今天不会这么容易输给我。你竟然说一个为国家出生入死的军人废物,简直是岂有此理,你如果不和他说对不起,我立即就打死你。”
 
    三江脸上的肉在不断的颤抖应该是真的害怕了,可这么多人,他也不能当众服软,咬紧牙关说道:“这家伙是老子雇来的,有本事就打死老子,我看看他们保安公司还怎么称……”
 
    “好了!”
 
    李明一声怒吼挡在了左青和三江的中间,双眼如同冒火一般,咬紧牙关说道:“不用说了,你更不能伤害他,因为他是我的顾客,我必须保证他活着。”
 
    左青最终轻轻摇了摇头,眼神中全都是失望的神色。
 
    这个李明必然曾经是百战之兵,更在生死搏杀的战场上出生入死,可现在竟然落到如此的地步。
 
    一滴泪缓缓的从眼眶中滑落下来。
 
    这是并指着左青说道:“你这个白痴,还以为自己还是当兵的呢?告诉你吧!你和这李明一样,不过是我们手中的一条狗,我们要怎么做,你们只能怎么做。”
 
    左青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,他拿着枪的那只手愈发的握紧,我看的出来,他真的想要开枪。
 
    可下一刻。
 
    我的手放在了他的肩头,笑了笑后说道:“左青,在疯狗的眼中,任何人都是同类。可你是我的兄弟,杀死一条疯狗,那岂不是和它一样了!”
 
    我停顿了一下,看了眼三江后讥笑道:“你没错,我说你就是一条疯狗。”